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启扬文化传媒 > 玄幻 > 战锤神座 > 第八百一十章,重重危机的冰雪王国

战锤神座 第八百一十章,重重危机的冰雪王国

作者:汉朝天子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1-18 19:32:41 来源:三七中文

正文

距离谢肉节还有五天,基斯勒夫,博卡哈宫,基斯勒夫国家杜马。

基斯勒夫波耶贵族的代表,基斯勒夫大元帅迪米特里-扎耶夫。

基斯勒夫元帅科涅夫,基斯勒夫翼骑兵元帅、狮鹫军团军团长罗曼诺夫,基斯勒夫熊骑兵元帅罗科索夫斯基,基斯勒夫北方方面军统帅扎卡-费多索夫。

基斯勒夫首席宫廷大臣彼得罗夫,基斯勒夫财政大臣德米洛夫都在场。

这些基斯勒夫的军队领导者们和土地拥有者们聚集在一起,讨论着王国最近面临的困难。

对基斯勒夫来说,颇为有趣的是,这是一个非常非常空旷的国家,稀疏的定居点被广阔的冰原和大片的土地所分隔,就连国内,除了三座城市基斯勒夫、厄伦格拉德和普拉格以外,别的定居点消息都是时断时续,直接统治难以实现,因此每个定居点都变得高度独立,由一位波耶贵族彻底控制军政大权,毫无疑问所有人都承认女沙皇的权威,但是如果卡塔琳陛下真的越过国家杜马朝他们下了什么强制命令,这些波耶贵族们会感到非常惊讶和露出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

道理就是这样,理论上来说波耶贵族必须要由女沙皇任命,但实际上这是世袭的头衔,

因此,基斯勒夫的军队主要由三股力量组成,分别是直接效忠于女沙皇的城市军队,波耶贵族们掌控的地方军队,以及来自帝国各领支援的帝国驻军。

在这种情况下,各个地方的波耶们高度独立,并最终形成了国家杜马。

现在,就在装饰豪华和布满了各式各样熊皮挂毯和冰雕,刻着鲜艳颜色壁画与五彩天花板的博卡哈皇宫会议室之内,国家杜马的众人正在讨论着接下来怎么做。

“北方前线军队的补给,难民的赈济,还有南方嘉科瓦要塞军队的补给,已经全部安排好了,我们尽量保持70%-80%的配给,至于军队的欠饷,我们优先保证熊骑兵、狮鹫军团和克里姆守卫的军饷能够大半数发放,至于那几个克萨军团、射击军和城防营的军饷,我们先勉强对付一下,先等这个节日过去,再做打算。”大元帅迪米特里-扎耶夫点头,他缓缓地朝着众人说道:“优先保证前线军队的战斗力。”

“什么?奥斯卓斯克要塞的修缮费用,和更北边的斯拉格霍夫要塞的重建费用,没有空余出来?”北方方面军代表扎卡-费多索夫元帅不满地说道:“那你们议了半天岂不等于全是白议,如果不能保证北方两个要塞的修缮,我们要如何保证和独龙城贸易的商道畅通?!”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基斯勒夫元帅,基斯勒夫中央军的掌控者科涅夫说话了,这是一位神情坚毅,留着一个大光头的军人,他身穿着崭新的元帅军服,品尝着伏特加,目光非常锋利,直视着费多索夫元帅:“你想要干什么?费多索夫,不妨直说,我没有兴趣和你打哑谜。”

“我想说的是,你们拨给北方方面军的军费和补给实在是太少了!”费多索夫元帅高声说道:“很多前线的战士们缺衣少食,生了病连药都没有!这也就算了,我理解现在王国的困难,但是城塞呢?自从两年多之前的冬季战争结束之后,两座要塞打下了基地,可迟迟都没能完工,士兵们躲在半开放的要塞里面过冬,如果你们再不拨够款项,募集人力,明年我们都修不完这两个要塞!”

“这次诺斯卡大远征,国库分到了差不多十二万杜卡特(基斯勒夫金币)的进项,结果你们才给我们拨了四万,这实在是太少了,我们又要发军饷,又要保证补给,又要修要塞,在天寒地冻的严酷环境中修要塞本来就开销极大,你们这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我说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科涅夫元帅重复了一遍:“我不是要听你诉苦,我要你拿出解决方案!”

“至少要再给我们拨四万杜卡特。”费多索夫元帅强调道:“我知道,和独龙城矮人打成贸易协定之后,关税和矿税形成了新的进项,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是我们保证了商路畅通,那为什么不能从关税和矿税中抽取一部分,作为我们的军费呢?”

“贸易关税和矿税都是由卡塔琳陛下的税务官直接征召并送入冰宫之内,和我们没有关系。”波耶贵族的代表,迪米特里大元帅沉声说道:“卡塔琳陛下要进行一个非常重要的冰魔法实验,急需用钱,至于我们的申请……”

“陛下不同意,冰宫的宝库和内帑已经多次救急了,这点你们也是知道的。”沙皇财政大臣德米洛夫慢吞吞地说道:“内库也不能只有出项,没有进项啊。”

“很好。”迪米特里大元帅无奈地点头,他转头对着熊骑兵元帅问道:“康斯但丁,你有什么办法?”

“我不清楚。”罗科索夫斯基元帅的注意力明显没有集中在会议之上,他只是随口说道:“或许,我们可以重新审计一下,看一看哪一块支出可以重新合算?节省一点是一点?”

“怎么审计?!怎么合算!!”科涅夫元帅将手中的杯子用力地往地上一砸,他涨红着脸怒吼道:“钱就这些,十二万零四千五百六十六枚杜卡特!怎么重新合算,是让北方方面军的饿着肚子去和蛮族人打仗?还是难民不赈济了?还是干脆就不发欠饷了?!”

杯子落在了地上,碎成了几片,清脆的响声在会议室里清晰可闻。

“我身为基斯勒夫元帅和基斯勒夫中央军统帅,我最清楚,那些克萨军团和射击军的将士们,那些城防营的士兵们,很多已经在面包店和商人、甚至神殿里面欠了好几个月的债了!很多士兵们来我家找我求助,我能怎么办!”科涅夫元帅怒吼道:“难道我不知道,国库里面没钱,北方我们不断地和蛮族交战,而南方的嘉科瓦要塞也面临着绿皮赤目部落的全面入侵!”

“再这样下去,不久之后基斯勒夫的立国千年庆典,就将是我们亡国之日!”科涅夫元帅的大嗓门在会议厅里面回响,他一点也不在乎这话传出去。

“罗曼诺夫元帅。”就在这个时候,有侍从冲进了会议厅,他着急地喊道:“有急事。”

“什么事?”翼骑兵元帅抬头,侍从在他的耳边低语道:“不好了,克萨军团和射击军他们因为发饷太少,军中哗变,他们和守卫们扭打起来了!安德烈将军使用火枪自杀,这才平息了众怨,但军官们聚集在一起朝着皇宫来了,一定要我们给个说法啊!”

“什么?!”整个会议室里面全都震动了。

“科涅夫,你赶快去拦住他们,你是中央军的统帅,基斯勒夫城防司令,你威望够,能够平息众怨。”大元帅迪米特里立即将目光投向了科涅夫。

“哼!这个时候就想起我了?晚了!”科涅夫又是不耐烦又是无奈地说道:“你要我怎么办?”

“你跟他们把道理和法律讲清楚嘛!”迪米特里劝道:“你一向在军中威望很高,士兵们会明白的。”

“向来只有现场煮红菜汤和煎肉馅薄饼,哪有现场讲道理和法律?”科涅夫摊开双手:“给我个期限,什么时候能够解决欠饷问题?”

“这……”

…………我是红菜汤和肉馅薄饼的分割线…………

就在军械库的不远处,乌果尔将军贝利亚和他的副将谢列平正面色复杂地看着军械库的一幕。

哗变暂时平息了,暂时。

在场面最混乱的时候,负责后勤的安德烈将军突然站了起来,他站在桌子上,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道:“是我没有做好,诸位的欠饷,我无能为力,是我无能,对不起卡塔琳陛下,也对不起你们,我宣布我为此负责!”

说完,安德烈将军突然掏出了一把短火铳,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下巴。

一声枪响惊醒了正在搏斗的哗变士兵和正在镇压的军械库士兵和克里姆守卫们,见到安德烈将军为此而死,克萨战士和射击军们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他们终于放弃了围攻军械库。

然后,军官们转而准备朝着博卡哈宫去,克萨战士们不相信发不出钱,很多基斯勒夫将军和波耶贵族们参与了这次诺斯卡大远征,他们拉回来的战利品一船船一车车,曾经把街道都给塞满了!他们有钱,去找他们讨!

数千士兵们选出了几十位军官一起前往博卡哈宫讨欠饷,剩下的暂且先排队领军饷救急,回军营里面去等待消息。

而在大街的一处巷子深处,贝利亚率领着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乌果尔弓骑兵,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表情很有些复杂,但还是忍住了没有发作:“看来,问题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多了。”

“欠饷,街上到处都是饥饿的难民。”副将谢列平也愤愤不平地说道:“我刚才去问了,将军,十公斤大列巴、两大袋土豆、一块黄油和十五枚登加(基斯勒夫银币),那是连长和营长们的待遇!普通的克萨战士和射击军,只有五公斤大列巴、两大袋土豆和九枚登加(基斯勒夫银币)。”

才九枚!贝利亚始终保持平静,他心下一动,接着问道:“那么市价呢?你调查清楚了么?”

“事出紧急,我没有来得及调查清楚市价。”谢列平连连摇头:“但我刚才问了几个路人,将军,您猜,现在在基斯勒夫黑市上,一头普通的烤鸡要卖多少?”

“多少?”贝利亚没兴趣玩猜谜游戏,乌果尔将军显然在谋划着什么。

“三个银币!天呐,三个银币!”谢列平赶紧说道:“我简直不敢相信,在布列塔尼亚一只最好的烤阉鸡市场上才卖二十五到二十八个铜币,我最喜欢的就是巡逻完来半只烧鸡配一瓶伏特加,而在这边,价格居然翻了十倍不止!”

“走,我们跟上。”贝利亚没有回答谢列平的话,乌果尔将军立即翻身上马,率领着二十几个弓骑兵立即跟上,直到上了马,他才缓缓说道:“霍尔金娜,你知道她么?”

“当……当然,将军您新收的女仆。”谢列平有些没懂贝利亚的意思,他也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女给自己当侍女。

难道将军改变主意了?

“她是个小波耶的女儿!在城外拥有整个带有木栅栏和木门村落领地的小波耶的女儿!”贝利亚厉声说道:“小波耶!三百人村落的领主!她已经喝了三个月的粥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波耶都开始喝粥了,市民呢?农民呢?还有那些难民呢?!”

谢列平明白了,副将顿时感觉到全身发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所以我之前就说了,我们的这位女沙皇或许是一位优秀的巫师,但绝不是个优秀的国王和三军统帅,自从她即位之后,王国被搞得一团糟,她历来极少亲自领军,什么事都是委任将军或者派遣监军,也从不像莱恩陛下那样时常走访民间,她的心里只有她的研究,她的研究,她的研究!”贝利亚还待再说,谢列平立即低声说道:“慎言啊,将军,您别忘了,你也曾经是内务委员会的成员,您应当知道,这座城市到处都是契卡的秘密警察。”

“这是一个极坏的兆头,我们都很清楚,如果对一个国家来说,市民阶级和小领主小贵族们都已经开始全面败落,那么整个王国就已经面临重重危机了。”贝利亚无视了谢列平的话,乌果尔将军清楚,如果他还是基斯勒夫的军官,那他早都“消失”了,但就冲他是骑士王莱恩的特使,契卡那些人,不敢把他怎么样的。

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讲实力的。

实际上贝利亚和谢列平心里都知道,为什么最近基斯勒夫会粮食短缺导致物价暴涨?

主要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前方战事不停,长时间大规模征粮,第二个就是,帝国最近在内讧,这让帝国对基斯勒夫的粮食援助数量大幅度下降了,但两个人都没说,因为没有必要。

说着说着,博卡哈宫到了,贝利亚示意所有人停下脚步,他们就待在远处观察。

克里木元帅阿列克谢看着出现在皇宫面前的大群中低级军官们,气得脸色通红:“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损害完军械库,你们还要来皇宫劫掠你们的军饷么?士兵们,拿起武器!”

“等等!我们不是来当强盗的,我们都是基斯勒夫人!我们今天是想要来见卡塔琳陛下的!”为首的克萨战士阿廖沙大声地吼道:“国家杜马的人都在干什么?拖欠我们的军饷!我们一家家一户户,哪一个没有被欠了超过半年的军饷,我们很多人已经啃了五个月的大列巴,甚至卖儿卖女了!我就问,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偿清我们的欠饷!”

“我们不是让安德烈将军给你们发了欠饷么?”科涅夫元帅带着几位元帅从后面赶过来,这位身材孔武有力,留着一个大光头,在军中颇有威望的元帅赶紧拦在了皇宫门口:“可能确实有点少,但这也没办法,这是我的责任,我道歉,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请大家先回去,好好过一个节,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好不好?我科涅夫以熊神厄孙之名担保,我今年没有领任何薪水!”

科涅夫元帅是基斯勒夫城的守卫司令,也是中央军的统帅,在军中威望很高,但今天他失算了。

“你们?你们指望着那点薪水过节?”立即有一位克萨军官出来说道:“你们不少人都参加了诺斯卡大远征,我们之中很多人亲眼看到了,你们从诺斯卡掠夺了大量的财富,那些蛮族人劫掠来的各种盔甲、皮毛、绘画、天鹅绒、黄金和丝绸!那些铁铜矿石,各种牲畜,甚至是高等精灵的许多上等好货,一车一车地运到你们的府邸里面去,都不见了踪影,全是你们的,战争的胜利是你们的,伤亡是我们的,缴获是你们的,残疾是我们的,现在就连军饷都不是我们的了!”

“没错!卡塔琳陛下将基斯勒夫交给了你们这群国家杜马,但你们都在干什么?!把钱交出来!把属于我们的军饷发出来!”

“滚!你们这群吃不饱的豺狼,把军饷吐出来!”

“国家杜马,吃人的豺狼,我们必须要让卡塔琳陛下知道你们的真面目!”

军官们说得话令科涅夫元帅无言以对,对战利品的分配,他问心无愧,因为他确实什么都没拿。

但他无法向厄孙发誓所有人都没拿,实际上,很多参与了诺斯卡大远征的大贵族、将军、波耶们确实疯狂地收集了大量的战利品并不断地运回国内和自己的家中,他们不但侵吞了无数金银财宝据为己有,而且还根据基斯勒夫的“光荣传统”拒绝交出哪怕一点。

科涅夫锋利指责过某位同僚,他一个人就从诺斯卡运回了超过二十马车的财富,他的家都快成“诺斯卡博物馆”了!

别看国家杜马开会时大家全都吵得那么欢,但其实他们一个个都发了横财!只是这些横财不会有一点点落到国库或者士兵们身上,全是他们的。

见到元帅无法回答,场面逐渐混乱,激动的军官们朝前试图突破防线,而克里姆守卫们则举起武器,对准了他们的同袍、兄弟和袍泽。

皇宫之前,火药味十足,看起来又一场哗变一触即发。

贝利亚骑着马站在远处,他看见这幕场景,冷笑不止。

你一定在皇宫某个地方旁观着,对么?我的女沙皇陛下?

还有,科涅夫的这套明显不管用了,叶若夫,该轮到你出场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